香港开马开奖结果
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开马开奖结果 >
优美散文摘抄600字左右最好是名家的
发布日期:2019-11-25 17:31   来源:未知   阅读: 次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掌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脸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软溶溶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

  那样娇,那样敏感,却又那样浑炖无涯。一声雷,可以无端地惹哭满天的云,一阵杜鹃啼,可以斗急了一城杜鹃花,一阵风起,每一棵柳都吟出一则则白茫茫、虚飘飘说也说不清、听也听不请的飞絮,每一丝飞絮都是一件柳的分号。反正,春天就是这样不讲理、不逻辑,而仍可以好得让人心平气和。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满塘叶黯花残的枯梗抵死苦守一截老根,北地里千宅万户的屋梁受尽风欺雪压犹自温柔地抱着一团小小的空虚的燕巢,然后,忽然有一天,桃花把所有的山村水廓都攻陷了。柳树把皇室的御沟和民间的江头都控制住了——春天有如旌旗鲜明的王师,团长期虔诚的企盼祝祷而美丽起来。

  而关于春天的名字,必然曾经有这样的一段故事:在《诗经》之前,在《尚书》之前,在仓颉造字之前,一集小羊在啮草时猛然感到的多汗,一个孩子在放风筝时猛然感觉到的飞腾,一双患风痛的腿在猛然间感到的舒活,千千万万双素手在溪畔在塘畔在江畔浣沙的手所猛然感到的水的血脉……当他们惊讶地奔走互告的时候,他们决定将嘴噘成吹口哨的形状,用一种愉快的耳语的声量来为这季节命名——“春”。

  鸟又可以开始丈量天空了。有的负责丈量天的蓝度,有的负责丈量天的透明度,有的负责用那双翼丈量天的高度和深度。而所有的鸟全不是好的数学家,他们吱吱喳喳地算了又算,核了又核,终于还是不敢宣布统计数字。

  至于所有的花,已交给蝴蝶去点数。所有的蕊,交给蜜蜂去编册。所有的树,交给风去纵宠。而风,交给檐前的老风铃去一一记忆、一一垂询。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或者,在什么地方,它仍然是这样的吧?穿越烟箩与烟箩的黑森林,我想走访那踯躅在湮远年代中的春天

  花香怡人的春色,往往与笑脸、希冀、憧憬、妩媚结下了不解之缘。那个遍野芳香的季节,嫩绿的草、鲜嫩的芽,如童真浪漫地惹人喜爱。怜香惜玉般自然与娇柔可爱相牵连。

  一幅淡淡的山水画,朦胧伸延爱意,沉醉在朦胧的意境中,想象飞翔着朦胧的美。心铭刻思念的画卷,是一种新的感觉、新的期盼、新的期待,就这样伴随着柔和细雨,轻轻洒落一地的相思!

  咀嚼人世间的情,是情与景的触摸,挑动那颗寂寞的心灵;心中的琴弦,拔响那汩汩的往事;岁月弹唱着华美的乐章,如七色彩虹般的炫丽。或涓涓流淌那喜怒哀乐、抑或悲欢离合荡气回肠、还是月夜寂静的悠悠思念……白云飘渺、湖泊幽静、月满清辉、空旷蓝天,一个个画境纷呈……静与冷不知不觉的缠绕,静与低沉的心心相牵、聆听静与失落相互慰藉、似乎静成为孤独的代名词、静在思念的心弦跳跃,无不是一幅慢慢舒展的成熟的年轮。

  沉浸在一片的静寂中,让悠扬的曲子带着思绪飘飞。因为静而思念那个动感的时光,那个曾经心动的回忆,那个一起走过的岁月与分分离离……静也就容易让人向往动感,向往着潺潺的小溪边柳絮纷飞,向往着涓涓的流水中有一双亮丽的倒影,向往着奔腾的江河中有荡气回肠的回声,向往着翻滚的海浪中激荡起美丽的思绪……我细细品读这些思念的语言,感觉出人的情感,最容易与秋的景色碰撞出激情的浪花!

  秋是思念在飘逸,静的秋天往往与孤独相伴,隐隐刺痛那颗多情善感的内心。夜是幽静地张开思念的翅膀,朦胧了心事,美丽着渴望。静静的季节,也就多了几许怀念、往事如潺潺流水,悠悠白云,女性的柔与秋天的静完美结合;温柔的诉说,带着浅浅的笑意,带着一丝从容宁静。而诗人的沉思与物镜的转换,成就流传千古的美文!

  秋天也是空旷的,任你浮想联翩,尽情发挥你的想象与激情。高和远,是距离,也成为人与人的距离,心与心的距离,触景生情就会自然与遥远相联系,那种遥不可及的孤寂相牵挂。相望而不能相识的苦楚,遥远与牵挂一同畅游,长长的思念,是那过去的往事成为遥远,还是心的遥远在天空中飘散孤独寒冷呢?不论如何,遥想寄托心中的愿望,遥望深邃的天空中的飞鸟、星星,期盼远方知道那颗寂寞的心灵在呼唤!

  秋天是明亮的,月色如水,那一轮明月,照着曾经的过去,又演绎着无数诗情画意的故事。星星是明亮的眼睛,倾诉无尽的思念,想把一切定格在那幸福的月色里。月下书写着幽情,月下依偎着拥抱的蜜意。朦胧月色,宛如嫦娥摇曳的水袖,欲说还羞;那花前月下的美景,是迷醉而浪漫语言,圆的是那个期待的美好,还是圆就美好的梦成为现实。

  月光穿透薄薄的云霭,凝成一面透明的镜,在银河的相望,牛郎织女奔向鹊桥相会,所有的一切,都与月色结下姻缘。古往今来,月在人的心的回忆里的温存继续弥留,满天的星斗,闪闪烁烁,用一抹朦胧续写思念,抒发几多思念,几多诗篇!

  秋是成熟的季节,也是收获的日子。谁不希望自己种下的种子得到收获,谁不希望开花今日结果!路多长,思念就有多长,漫漫人生路,期待的也是圆梦的时候,是盼望摘果的喜悦。红叶是写在山野的语言,一片片是心的沉淀,是思念的颜色。在静静的夜里清晰的想起,那曾经的过往,渴望滋润的心灵。

  秋风瑟瑟,落叶伤悲,也是离别的伤痛。冷令人顿觉的寒颤、冷与麻木的感觉;连同秋霜慢慢变老。一种心动和开怀,一些纠缠和落寞,泪珠、白发、清瘦,思念、枯黄也变成月老荒废的蹉跎。月下葬花,冷月葬花魂,花瓣从枝头缱绻而落,是凋落的心情。

  而我认为:秋天最为情浓的季节。秋天的景色都是诗情画意的语言,每一个景色,都是一首悠扬动听的诗歌,每一个景色,都是一行行闪耀的文字,仿佛是:秋高孤寂远,夜静情思长。明月寄花语,星醉两相望。红叶书缠绵,叶枯落悲伤。梦滋润了渴望的心灵,似梦非梦地飘逸。只是,各人随着自己的历程,发出不同的感叹而已。

  秋,情浓意醉心思远,静悄悄的流在心河。思绪在秋的情境里流转,心进入了一种美好的等待。月的清辉,诉说着细腻的情怀;秋天似柔柔溪水,慢慢地蔓延、发散。把秋编织成一篇篇文学的灿烂。夜色阑珊,此时的你。是否也在想念,也在期盼,也在纠缠,也在伤感……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撑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脸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软溶溶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

  那样娇,那样敏感,却又那样混沌天涯。一声雷,可以无端地惹哭满天的云;一阵杜鹃啼,可以斗急了一城杜鹃花;一阵风起,每一棵柳都呤也一则则白茫茫,虚飘飘,说也说不清,听也听不清的飞絮,每一丝飞絮都是一株柳的分号,反正,春天就是这样不讲理,不逻辑,而仍可以好得让人心平气和的。

  春天必然会是这样的,满塘叶黯花残的枯梗抵死若守一截老根,北地里千宅万户的屋梁受尽风欺雪扰犹自温柔地抱着一团小小的空虚的燕巢。然后,忽然有一天,桃花把所有的山村水廓都攻陷了,柳树把皇室的御沟和民间的江头都控制住了。春天有如旌旗鲜明的王师,因长期虔诚的企盼祝祷而美丽起来。

  而关于春天的名字,必然曾经有这样的一段故事:在《诗经》之前,在《尚书》之前,在仓颉造字之前,一只小羊在啮草时猛然感到的多汁,一个孩子在放风筝时猛然感觉到的飞腾,一只患风痛的腿在猛然间感到的舒活,千千万万双素手在溪畔,在塘畔,在江畔浣纱的手所猛然感到的水的血脉。。。。。。。。。当他们惊讶地奔走互告的时侯,他们决定将嘴撅成吹口哨的形状,用一种愉快的耳语的声量来为这季节命名:“春”。

  鸟又可以开始丈量天空了,有的负责丈量天的蓝的度,有的负责丈量天的透明度,有的负责用那只翼丈量天的高度和深度。而所有的鸟全不是好的数学家,它们吱吱喳喳地算了又算,核了又核,终于还是不敢宣布统计数字。蜜蜂去编册。所有的树,交给风去纵宠。而风,交檐前的老风铃去一一记忆,一一垂询。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或者,在什么地方,它仍然是这样的吧?穿越烟囱的黑森林,我想走访那踯躅在湮远年代中的春天。

  生命的第一瞬就是惊奇。我们周围的世界,为什么由黑暗变明朗?为什么由水变成了气?温度为什么由温暖变得清凉?外界的声音为何如此响亮?那个不断俯视我们亲吻我们的女人是谁?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值得惊奇的事情啊。苹果为什么落地,流星为什么下雨,人为什么兵戎相见,史为什么世代更迭……

  孩子大睁着纯洁的双眼,面对着未知的世界,不断地惊奇着,探索着,在惊奇中渐渐长大。

  当我沮丧的时候,当我旁徨的时候,当我孤独寂寞悲凉的时候,我曾格外地相信命运,相信命运的不公平。

  世上可真有命运这种东西?它是物质还是精神?难道说我们的一生都早早地被一种符咒规定,谁都无力更改?我们的手难道真是激光唱盘,所有的祸福都像音符微缩其中

  所以应付前一种客人,是人生的必修。他既为客,就是你拒绝不了的。所以怨天尤人没有用,平安地尽快把客人送走,才是高明主人。

  命运是我怯懦时的盾牌,当我叫嚷命运不公最响的时候,正是我预备逃遁的前奏。命运像一只筐,我把对自己的姑息、原谅以及所有的延宕都一古脑地塞进去,然后蒙一块宿命的轻纱。我背着它慢慢地向前走,心中有一份心安理得的坦然。当我快乐当我幸福当我成功当我优越当我欣喜的时候,当一切美好辉煌的时刻,我要提醒我自己——这是命运的光环笼罩了我。在这个环里,居住着机遇,居住着偶然性,居住着所有帮助过我的人。

  假如在这死亡将至的时候,依然刻骨铭心地惦记着一件事,依然期望等待,不依不饶,那这个心愿便集中反映了一个人的个性,甚至是他生命的支点。古人说的死不瞑目,指的就是这种情况。

  死亡基本上可以分为两种——有准备的死和没有准备的死。猝死就是没有准备的死(当然在广义上除了极幼小的孩童,我们都或多或少考虑过死亡),有准备的死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人们冷静地回忆自己的一生,犹如上溯一条绵长的河流。市俗的纠缠,在死亡的背景之上,它平素所具有的魔力,异乎寻常地浅淡了,人便格外的公允格外的豁达,有置身物外的超然与智慧。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掌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脸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软溶溶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

  那样娇,那样敏感,却又那样浑炖无涯。一声雷,可以无端地惹哭满天的云,一阵杜鹃啼,可以斗急了一城杜鹃花,一阵风起,每一棵柳都吟出一则则白茫茫、虚飘飘说也说不清、听也听不请的飞絮,每一丝飞絮都是一件柳的分号。反正,春天就是这样不讲理、不逻辑,而仍可以好得让人心平气和。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满塘叶黯花残的枯梗抵死苦守一截老根,北地里千宅万户的屋梁受尽风欺雪压犹自温柔地抱着一团小小的空虚的燕巢,然后,忽然有一天,桃花把所有的山村水廓都攻陷了。柳树把皇室的御沟和民间的江头都控制住了——春天有如旌旗鲜明的王师,团长期虔诚的企盼祝祷而美丽起来。

  而关于春天的名字,必然曾经有这样的一段故事:在《诗经》之前,在《尚书》之前,在仓颉造字之前,一集小羊在啮草时猛然感到的多汗,一个孩子在放风筝时猛然感觉到的飞腾,一双患风痛的腿在猛然间感到的舒活,千千万万双素手在溪畔在塘畔在江畔浣沙的手所猛然感到的水的血脉……当他们惊讶地奔走互告的时候,他们决定将嘴噘成吹口哨的形状,用一种愉快的耳语的声量来为这季节命名——“春”。

  鸟又可以开始丈量天空了。有的负责丈量天的蓝度,有的负责丈量天的透明度,有的负责用那双翼丈量天的高度和深度。而所有的鸟全不是好的数学家,他们吱吱喳喳地算了又算,核了又核,稳贏天下心水,终于还是不敢宣布统计数字。

  至于所有的花,已交给蝴蝶去点数。所有的蕊,交给蜜蜂去编册。所有的树,交给风去纵宠。而风,交给檐前的老风铃去一一记忆、一一垂询。

  忽然这些都空虚了,但有时故意地填以没奈何的自欺的希望。希望,希望,用这希

  望的盾,抗拒那空虚中的暗夜的袭来,虽然盾后面也依然是空虚中的暗夜。然而就

  蝴蝶,暗中的花,猫头鹰的不祥之言,杜鹃的啼血,笑的渺茫,爱的翔舞。……虽